111年後山文學獎_散文類決審評審會議

111年後山文學獎_散文類決審評審會議
一、會議時間:111年09月13日(星期二)下午14時00分
二、會議地點: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
三、出席委員:王盛弘委員(視訊)、吳鈞堯委員(視訊)、陳雨航委員(視訊)

四、委員共推吳鈞堯委員擔任主席。
五、本次會議將遴選出前 3 名、優選 5 名(不分名次),共計 8 名。
六、決審會議
吳鈞堯:我們從國中組逐篇討論前,先進行總評,提出簡單的看法。

國中組:
王盛弘:經過初、複審的淘汰後,每篇各具特色,有在地的、有旅遊的,相較之
下,在地書寫還是深刻些。和一般在台北評到的文學獎不太一樣,格外有一些描述山風海雨的作品,整體讀來更開朗、更開闊一些。
陳雨航:高中、國中組寫得非常好,水準蠻高的,有些好到像似大人書寫手法。
另外感受到在地化比較深刻。
吳鈞堯:兩位老師都有提到兩個方向:一個比較在地,如果把在地強調、強化可
加分;另一方面則是從旅遊去書寫。我也看到不少親情作品。有一個有趣的現象,只要寫到爸爸,負面形象比較多。

〈隨風而逝〉
王盛弘:這是一篇獻給曾祖母的文章,它以在地的熱氣球嘉年華來寫主角們親密
的互動,文章寫得四平八穩,起承轉合、中規中矩。
陳雨航:我對這篇不是那麼喜愛,比較愛用成語,但比上一篇〈我愛山〉好一些。
它不太只有講親情,有些像成年人才會有的認知,有些超過他年齡的技法。
吳鈞堯:這篇我沒有挑。寫得比較傳統,特色不夠,但裡面有一些細節處理的蠻
好的。像是搭熱氣球、跟奶奶的互動,因此印象還算深刻。

〈魚〉
吳鈞堯:有一個城鄉差距的描寫,對台東有種部分偏見。文中魚翅的應用只點到
魚翅為止的部分,個人非常欣賞。結尾提到:「魚翅挑得差不多了,魚翅全都吃光,吞下。」魚翅對城鄉差距像是扮演角力的位置,都市裡什麼都有嗎?相較之下什麼都沒有。我覺得這篇文章裡這部分的空間感很好。
王盛弘:透過生活上的觀察,捕捉到自己和身邊人對台東的刻板印象。對台東偏
僻和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,有一些嘲諷譏笑的玩笑話,都像是魚刺一樣,如鯁在喉。以作者還是個國中生的作者來說,很好的運用了象徵傳達出內心感受,寫得不錯。
陳雨航:我覺得蠻生活感,文中有講到刻板印象,小孩子能敏銳感受到大人們小
小的惡意,內容文字的意象感還不錯。

〈陽光燦爛的單親生活〉
王盛弘:這篇作品表達出身為人子素樸的願望,就是希望自己有出息,可以榮耀
母親,讓母親感到驕傲。雖說在文學技巧上比較單薄,但洋溢著想要訴說的熱情和渴望,使人產生共感。
吳鈞堯:這篇就是剛剛提到比較暴力的爸爸。文中看到小孩挺有志氣,想要努力
向上。的確文字是簡單單薄。
陳雨航:其實不是只有高中、國中生的爸爸是負面角色,我們看到大人的文章只
要寫到家庭,無論如何家裡都有一個負面爸爸。作者花了比較多時間書寫為什麼到爺爺奶奶家中的原因。內容文字蠻樸實,真情流露。

〈回鄉〉
王盛弘:作者回到奶奶的家,描述與奶奶相處的細節,比如說染布、去海邊,享
受親情的照拂,以及山風海雨的滋潤。整篇讀起來精神飽滿,讓人也想按文章索驥,到當地旅遊一番。
陳雨航:此篇作品相較其他篇,是比較明朗的一篇。文中比較特別的地方,比如
說拉著奶奶去海邊,若不是後山靠海,也很難有機會呈現這種本土特色。文字是好的,節奏較歡快的感覺。
吳鈞堯:這篇的作品彩度感比較明亮,內容會看到是因為要去看海和採花雖有點
做作,但不影響到它的明亮度。

〈蟋蟀〉
王盛弘:作者聚焦於「抓蟋蟀」這件事來書寫母子相處細節,也寫活了父親與母
親的關係。整體情境自然,文字有一種特殊的腔調和語法,比如「特有的口音被十年抹去」。這幾年我還蠻欣賞這種不是那麼純正的中文語法,呼應了作者可能是原住民或新住民第二代,蠻迷人的。

吳鈞堯:這篇可以看到爸爸在灌蟋蟀,媽媽很反對,因為要浪費很多的水。這從
細節來看,媽媽持家的態度很節儉。裡面的人物描述,把外籍配偶的辛苦生活娓娓道來,至後來爸爸無法負擔家境,所有重擔都在媽媽身上。
陳雨航:我覺得寫得非常好,用一個冷峻的方式觀照這件事。作者刻意不寫母親二字用「她」表示,用一個拉開距離感的方式來書寫。可以知道就是用小孩的方式這樣訴說。也可以表達出「她」不是很了解狀況就嫁到這邊,才知道這裡是窮苦人家。「她」後來變成家裡主要的人,爸爸有時候還要看「她」臉色。「她」過得很辛苦,最後用蟋蟀來比喻,在此次表達親情的作品中,是第一流的。

〈沉入海底的蟬鳴〉
吳鈞堯:這篇談友情,把友情寫得非常唯美浪漫。但比起剛剛的〈蟋蟀〉,就不
是很具體。有點像泡在水裡面的狀態,透過一個折射,把兩人的情誼做一個反影的空間感。但作品文字畫面非常強,這邊用顏色和洗筆水來比喻。
王盛弘:這篇文章描述青春的友誼,為讀者帶來潮濕的記憶。故事線索不太明顯,
就像結尾,雨下下來的浪漫及幻想,留下模糊、漫漶的痕跡,寫得很詩意、很美。
陳雨航:我想這篇表達離別的愁情吧!青少年會寫一些這樣的東西,表達自己的
感覺、自己的情緒,又不會太過濫情。

〈第三個願望〉
王盛弘:作者寫他對於成長土地的眷戀,也寫自己的童年,童年的時候不知道自
己會離開童年,以為永遠沒有盡頭,可是現在都過去了,自己希望還有機會去過過那樣的慢時光。追懷往日情誼的文字,讀起來有帶著詩意。
陳雨航:這個願望我覺得是很特殊又寶貴的,在作者成長的學習生活中,不一定
能完全掌握那部分,自己希望在匆忙人生裡面抓住那緩慢的一刻,滿有意思的,這主意非常好。
吳鈞堯:這篇作品跟剛剛〈蟬鳴〉的味道有點類似又不太一樣,〈蟬鳴〉比較偏
向文青風格,〈第三個願望〉這篇有種喧嘩的感覺,往下作沉澱,安靜又感性。像盛弘剛剛說的慢時光,雨航大哥說的情懷,這篇更加的具體一點。

〈初見長濱〉
王盛弘:次的作品幾乎都在歌頌東台灣的山風海雨,但這篇不太一樣,作者住在池上,初到長濱感覺到這個地方很狹窄。這篇作品就帶著這樣的疑問出發,透過思考,作者最後得出的解答,長濱雖不適合發展農業,但它「有適合發展觀光和漁業的海岸」,這就是它的特色。我喜歡這篇作品做出了「思考」,思考的結果也合理,可惜因篇幅短,沒有做更深入的剖析。
陳雨航:這篇內容其實描述不太出色,東海岸觀點較少。優點是最後可以提出逆
向觀點,因為這個逆向觀點,讓這篇作品有生命。
吳鈞堯:我同意兩位老師所講的觀點,尤其是文章結尾的地方,人與物之間,都
是我們在看待物、看待伯朗大道、看待咖啡,他們則有甚麼想法?這邊
把天地人的關係隔絕很清楚,這是作者結尾的特色。

經以上討論完畢後,三位評審採計分制投票,共計 8 篇作品進行評比,結果
依得分高低排序如下:
〈蟋蟀〉—王盛弘 8 分、吳鈞堯 8 分、陳雨航 8 分,共計 24 分。
〈魚〉—王盛弘 7 分、吳鈞堯 7 分、陳雨航 6 分,共計 20 分。
〈第三個願望〉—王盛弘 3 分、吳鈞堯 6 分、陳雨航 7 分,共計 16 分。
〈陽光燦爛的單親生活〉—
王盛弘4分、吳鈞堯4分、陳雨航4分,共計12分。
〈回鄉〉—王盛弘 5 分、吳鈞堯 2 分、陳雨航 5 分,共計 12 分。
〈沉入海底的蟬鳴〉—王盛弘 6 分、吳鈞堯 5 分、陳雨航 1 分,共計 12 分。
〈隨風而逝〉—王盛弘 2 分、吳鈞堯 1 分、陳雨航 3 分,共計 6 分。
〈初見長濱〉—王盛弘 1 分、吳鈞堯 3 分、陳雨航 2 分,共計 6 分。

最後評審結果經各委員共同確認,最終結果依得分高低,〈蟋蟀〉獲得第一
名,〈魚〉獲得第二名,〈第三個願望〉獲得第三名,〈陽光燦爛的單親生活〉、
〈回鄉〉、〈沉入海底的蟬鳴〉、〈隨風而逝〉、〈初見長濱〉共計 5 篇不計名
次獲得優選。

高中職組:
吳鈞堯:現在進入到高中職組,總共有十篇,若兩位不堅持,兩篇一票的就不討
論,分別是〈曾祖父的最後一里路〉和〈搖藍〉。

〈恭喜你也成為多元性別族群的一員了〉
吳鈞堯:這篇寫得非常逗趣幽默,開頭馬上吸引目光。「自己出櫃之後,將爸媽
關到櫃子裡去」,用得非常巧妙。我覺得這篇講得主題方向為「成為自己的話都要辛苦去證實,自己擁有這樣話題的值得」。整段文字使用非常素雅直白。
陳雨航:我覺得這篇政治正確。他出櫃,爸爸媽媽入櫃,但其實蠻有意思的。
王盛弘:此次作品多篇以同志和多元性別為主題。時代已經不同,我們這代寫出
櫃的艱難、藏身暗櫃的苦悶,這幾篇新一代的文章則十分爽朗地去面對自己的性向,這是很不一樣的地方。這篇文章使用非常直白、口語的文字,有點滔滔不絕向讀者告白的樣子。整篇文章有一點雜蕪,又有一種清新自然的風格。

〈母親〉
吳鈞堯:此篇描述母親辛苦的駐唱經驗,內容寫得非常生動立體。這篇文章父親
不是混蛋,而是過世了,因此父親的存在感幾乎沒有。關於母親,作者和媽媽一路辛苦互相扶持,也是讓我看到台灣年輕一代成長的心路史。
王盛弘:這篇題目較普通,不小心可能錯過,細讀後頗感人。作者描寫母親在父
親過世後獨自面對生活、張羅經濟的壓力和日常。作品寫得很寫實,結局有種溫暖及救贖感。文中描繪三姑六婆的指指點點,篇幅不多但非常傳神。除了題目以外我都還蠻喜歡的。
陳雨航:此篇的優點,作者沒有把我們一般民間既定觀念寫出來,他母親過去很辛苦,希望能回到過去可以適應的生活,少了一種社會壓力,這段其實滿不錯的。這是小說很好的雛型。
吳鈞堯:
補充說明,這篇讓我有一種流亡史的感覺。

〈壓味仔〉
王盛弘:「壓味仔」有三個含意,第一個是轉骨中藥,第二個是個人的體型特徵,第三個是作者在這支球隊扮演的角色。作者隱隱然已經有作家的架式了,她能夠以簡馭繁地,用「壓味仔」這個名詞把這三件事串連起來,而且非常自然,很不容易。文中該詼諧的地方詼諧,該知識性的地方也有寫出來,十分有說服力。
陳雨航:我覺得一般來說個子小會用鴨子的鴨,作者用這個「壓味仔」,音還是一樣,但是變得有意義。一般人在開始閱讀時,會猜想主角的性別和性向,我們常常會有這樣的問題,但這一篇一開始我完全沒有疑慮,以為很明顯是男的棒球隊。我一直到捕手投不到二壘手,手勁不夠,才感到很疑惑;一直到中間,描寫主戰生理期無法上場,看了半天才發現原來作者是女生;再下來寫投球從髖骨的地方向前,從投球方式才知道是壘球隊。其實這篇蠻不錯的,內容也好。
王盛弘:我也是讀到後面才意識到:啊,原來是女生。這個問題是,這樣的刻板
印象是深深藏在我們評審的腦海裡面,他們新一代可能沒有強烈意識到這點,也就沒有特別說明男女。
陳雨航:我驚訝的是,我們評審已經訓練到要懷疑不確定的東西,這個一看就以
為很確定了,結果被擺了一道。
吳鈞堯:這篇我也先入為主以為是男性,以為是棒球,結果是壘球。有兩個地方
讓我很喜歡,一個是寫作者投球的各種專業姿勢、球怎樣進壘;另一個是寫藥材那裡,有句話很打動我:「球員跟藥材一樣,要團隊才能打贏勝仗,藥方要有各種藥的相互補充,才能讓她轉大人」。這邊我覺得寫得非常好。

〈他山〉
吳鈞堯:以爬山來形容同志愛的辛苦過程,任何情感都像是爬山一樣辛苦。我自
己看來,爬山就像是心路、情路,同時也是山路,同時用這三個點來看這篇文章。跟〈壓味仔〉比起來,文字比較緊密,也偏向比較做作一點;剛剛〈壓味仔〉比較自然的鋪陳。但兩篇我都很喜歡。
王盛弘:這篇在講作者和同學「友達以上、戀人未滿」的情誼,兩人互動非常清
爽,延續剛剛那篇〈恭喜你也成為多元性別族群的一員了〉,他們現在對多元性別的議題已經和前幾代不一樣了,這是一個可喜的現象。另外,作者不只寫活同性情誼,也寫了東台灣的山海景致,相當程度做到了情景交融。
陳雨航:這就是以前紀大偉說的,最早期的同志受到歧視,他們要哀怨、要自我堅強;現在同性戀變成日常,描寫的已經是同志日常。這篇有他自己許多問題:不適合疑問、不適合遺忘,喜歡沒什麼大不了,不喜歡也是,不能喜歡也是,分得很清楚,我認為它是一篇佳作。

〈鬼針草〉
王盛弘:作者參加山輔社,上山為孩子們帶團康。儘管滿腔熱血,但自己有一種
心理壓力:才帶他們幾天或一兩個禮拜,也就只是陪伴,離開以後他們怎麼辦?作者成功描摹了自己內心的狀態,熱血與歡快,徘徊在比較沉悶的情緒裡。文字上,讀起來比較「刁鑽」,自創新詞,但不能算成功。
陳雨航:回去了,幫助他們很多;情感寄託了,又走了。還好他有提到這邊,不
然很不好。關於他的用詞,我覺得有點用力過猛,用新的詞,白話的地方又很白,拉開了文言、白話的差距,這樣有點不好。
吳鈞堯:兩位講得剛好都是我心裡所想,有一些小孩子長大的議題都很好,但就
在用力過度。

〈鴿子〉
吳鈞堯:他用黑子白子下棋的伎倆很好,有一個「無憂角」的觀點也頗有醞釀。我覺得用「鴿子」作為題目非常有想像力,文裡爸爸和女兒的對話裡有一種掙扎—女兒在父親的壓力之下如何來做脫困。裡面有非常多繁複的黑跟白、別人跟我、父跟女,或是女生跟女生的一種辯證,利用圍棋技巧做個解釋,我覺得寫得蠻有技巧。
王盛弘:作者在掌握文學語言上有一定的能力,大致寫一個在獨裁父親陰影下長
大的女孩,高中時遇到了心儀的女同學,為他打開一扇心窗,最後女孩轉學走了,作者既惆悵又迷惘。寫得像喃喃自語,比較隱晦,整體文學感還不錯。
陳雨航:剛開始不容易進入情況,但文章慢慢開始解說,黑白棋、忘憂角和鴿子的象徵,都處理得不錯,情感的投注寫得滿好,好像可以發展成小說。對於父權的描述,父親的對待、看法,他沒有太大的衝突,蠻自然的看法。

〈那年盛夏,在都蘭〉
王盛弘:作者書寫在都蘭和奶奶獨處的童年,類似題材非常多,這一篇在寫到種
菜和奶奶的地瓜田時,文章活起來了,書寫過往記憶的這部分蠻動人的。我個人建議末段可以刪去,結在倒數第二段就比較好。
吳鈞堯:最後一段我也把它列出來,比較多餘一點。鄉下生活的感受,包括他去打米、碾米、地瓜田這邊都很好。只是說,他比較缺乏特色的好,比較娓娓自然,比較寫實一點的,有些文字用得很美。
陳雨航:我沒有挑這篇,雖然寫得很細,但覺得沒有特別的轉折。

〈再見樹,再見天空、再見〉
吳鈞堯:這是一篇比較安靜沉澱的作品,交代光影和一些生活。比較可惜的是,不像前面〈鬼針草〉有時被關懷,他這邊的世界比較保護,所以讀起來讀到一種幸福感,它偏向於比較空泛。
陳雨航:這篇文字優美,比較像自己一個人,跟別人沒有太多互動。雖然也有離
情,但他有熱情、易感的心靈;他會訴說著離別的情緒,但不會太傷感。有很多篇靠很多情節來支撐,像事件之類的,一般寫作都類似這樣,這種文章好像有回到當時不太流行的那種散文寫法。
王盛弘:有一點點老派的抒情,寫夜、寫高三生活、寫面對未來的徬徨,作者以
景寫情、以情應景,又能夠情景交融,兩個部分都處理得蠻好。
吳鈞堯:以上是我們八篇的討論,排除掉剛剛一票的兩個,剩下的就是八篇進行
排序。

經以上討論完畢後,三位評審採計分制投票,共計 8 篇作品進行評比,結果
依得分高低排序如下:
〈壓味仔〉—王盛弘 8 分、吳鈞堯 8 分、陳雨航 7 分,共計 23 分。
〈鴿子〉—王盛弘 5 分、吳鈞堯 7 分、陳雨航 8 分,共計 20 分。
〈他山〉—王盛弘 7 分、吳鈞堯 6 分、陳雨航 4 分,共計 17 分。
〈母親〉—王盛弘 6 分、吳鈞堯 4 分、陳雨航 5 分,共計 15 分。
〈恭喜你也成為多元性別族群的一員了〉—王盛弘 4 分、吳鈞堯 5 分、陳雨航
3 分,共計 12 分。
〈再見樹,再見天空、再見〉—王盛弘 2 分、吳鈞堯 3 分、陳雨航 6 分,共計
11 分。
〈那年盛夏,在都蘭〉—王盛弘 3 分、吳鈞堯 2 分、陳雨航 1 分,共計 6 分。
〈鬼針草〉—王盛弘 1 分、吳鈞堯 1 分、陳雨航 2 分,共計 4 分。
最後評審結果經各委員共同確認,最終結果依得分高低,〈壓味仔〉
獲得第一名,〈鴿子〉獲得第二名,〈他山〉獲得第三名,〈母親〉、
〈恭喜你也成為多元性別族群的一員了〉、〈再見樹,再見天空、再見〉、〈那
年盛夏,在都蘭〉、〈鬼針草〉共計 5 篇不計名次獲得優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