陽光燦爛的單親生活

因為疫情相隔許久,終於我的阿公、婆婆從光復開著一台老舊的車子,後車箱裝著要給我們的滿滿的愛來到了吉安。

這次見到阿公、婆婆時,我發現婆婆的皺紋好像又深了一些,阿公的腰好像又彎了一些,我開心的對著他們說:「阿公、婆婆恁早!」他們慈愛地對我笑不攏嘴,提拎著我最愛的滷味下車走來……。

小時候我跟在阿公阿婆身邊住了幾年,媽媽在我三歲弟弟一歲時就和父親離婚,父親不僅背叛了家庭還對媽媽施暴,記得有一次我還請婆婆趕緊報警救媽媽,擔心媽媽會被爸爸打死。最終,媽媽為了保護我和弟弟選擇成全父親,只希望把我跟弟弟的監護權給她,但是爸爸不甘心開始每天對媽媽家暴,去公司騷擾媽媽上班,甚至趁媽媽上班時,用探視的名義把我和弟弟偷帶回去桃園,隔天媽媽趕到桃園跪著求爸爸讓她看孩子,但爸爸不願意,還鬧上警察局,還記得媽媽來的那一天對我說:「寶寶,你要記得不要把媽咪忘記了,要幫媽咪照顧弟弟,媽咪回去花蓮賺錢,一定會把你跟弟弟救回來媽咪身邊!」那時媽媽抱著我哭得好傷心,經歷八個月的分離,我跟弟弟活在父親怒吼的陰影中,媽媽則是每天努力認真上班賺錢,下班騎車時哭著回家,到門口前還得擦乾眼淚不讓婆婆擔心、傷心,她每天晚上寫經書祈禱我們兄弟兩人平安,日子週而復始,撐過我們生命中最難受的低潮,最終法院把監護權判給了媽媽,我們終於回到了花蓮,回到媽媽的身邊。

我和弟弟雖然開始了單親家庭生活,但日子卻過得簡單而幸福:白天媽媽去上班,但我們有疼愛我們的阿公、阿婆呵護,阿公是傳統的耕種人也是道地的客家人,阿公當年因為貧窮,一心供弟弟讀書,所以阿公總希望我能認真努力讀書做弟弟的好榜樣!婆婆也是傳統勤奮的客家婦人,每天天還沒亮就去菜園採菜,直到汗流浹背日正當午才休息!婆婆常常跟我說:「田愛日日到,屋愛朝朝掃」,提醒我要勤奮努力,善良親切的婆婆還會把菜分享給鄰近更貧窮的人;婆婆這樣的良善也影響著我的母親,初時爸爸還三不兩時來花蓮搗亂,讓我們頻繁進出警察局,心腸很軟的媽媽,雖然承受很大的壓力,但總提醒我們要放下怨恨,把這些艱難當作是人生的一門課程、一場挑戰,戰勝自己最重要。

還記得小時候參加客語初級認證班,婆婆陪我講客家話,媽媽耐心教我認字,看圖計時2分鐘說故事,我邊學邊急邊哭,總是溫柔鼓勵我的媽媽這時卻說:「不然,休息吧,不要學了。」好勝的我不甘心,大喊:「我要學!我要學!」繼續一邊哭,一邊練習著。拿到認證書的那一刻,我快樂的要飛上天,因為是年紀最小的參加者,還被記者採訪!那時我終於明白阿婆「日日到」「日日掃」的精神,持之以恆的努力,先苦才能後樂呀!

「爺娘想子長江水」我的阿公、婆婆、母親都是我生命中的貴人,是他們把陽光帶進我狹窄陰暗的斗室裡,教會我感恩惜福,時時提醒我做事要有恆心,別人看見的是我第一名的光環,誇我聰明,殊不知背後卻是媽媽日日的陪伴與愛的澆灌!

偶而,媽媽會到學校、到書店去當故事媽媽,把歡樂帶給更多的小孩,我看著台上神采飛揚的媽媽,覺得好驕傲;希望有一天,我也能有出息,讓媽媽以我為榮…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