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鄉

穿越許多山的眼睛

回到墨瓦紅磚牆後的廟宇

我早已成為異鄉模樣

仍要一如從前

在盛夏 翻滾過無數田野

向高聳入雲的沉默煙囪

索要繽紛多彩的甜蜜火炬

最後留下一口 投入水面 輕輕

連同赤色晚霞

沉入池底

日落後我該轉身離去

重返山巒另一端的 水泥叢林

有曖昧不明的地形雨

夜籟和繁星點點

將以故鄉之名揉進眼睛

陷進餘生的所有夢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