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水

一道道水花濺起的巨響,前面排隊的人逐漸稀落,越往前站,嬉鬧聲逐漸轉成寂靜。當我從三四層樓高的岩石向下看,水面澄澈,收納一座天空,吃力站穩的自己映在水上,竟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點。想到馬上要被引力抓入水中,腦海只浮出死的預感。

教練問需要推一把嗎。我說不用,被推出去更可怕。意識到那份關切所蘊含的催促,我一鼓作氣助跑,死命驅動雙腳終於讓我從恐懼奪回自己的身體。綠樹叢、岩石,鮮豔的風景在我身旁高速逆走,其實也才短短幾步之遙,抵臨盡頭,腳掌蹬出,我的世界頓時懸置在了半空之中。

被慣性拋了出去。起初,閉上雙目,時間的流速變得無比緩慢,緩慢,卻夠我經歷無數次小小的死。猶如置身黑暗的播映室,被迫緊盯事故影像在巨大投影幕連環播放。和駕訓班不同的是,這裡不是為安全所設的演習,我們確確實實是在演練死亡。體內的時鐘先壞,然後是五感,墜落只是兩三秒內的事情,每當風暴擠壓一次身體,體感上,都多延長了幾秒鐘時間。

風壓中睜眼,岩石和樹木,眼前的風景朝天上衝刺,好像除自己以外,事物都在高天之上有個立足地,只有自己正被重力的鉤索拖行。這樣一想,一分心,時間的流速又歸復正常。撲通,身體觸擊水面,我聽見水花掀開的轟鳴,很劇烈,也彷彿遙遠,我謹記教練傳授的姿勢落水,雙腳伸直,臉不朝下,於是從腳掌到頭頂的沒入水中。咕嚕咕嚕咕嚕,向下,向下,教練說過放鬆,自然而然就會浮出水面。我任由自己下沉,同時等待大地將我打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