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入ama的liyal

仲夏的煙花被我的黑皮鞋濺起
枝葉間看見整點的繁華綻放
照在奶奶的花帽上
山藍葉染劑挑染了整個蒼穹
白布用皮筋綁起奶奶的長辮
捲起的是奶奶的記憶
她的嘴角揚起皺摺,裡面藏著憧憬
光線恰好奇萊山遮擋
留下光暈冉冉勾勒著黃昏

歌聲依舊嘹亮
劃破天際的吆喝無法切斷牽起的手
鈴鐺聲蓋過蟬鳴
我用力踩踱滾燙的砂礫
蒸發的風弋起太陽圖騰的檯布往海

腐朽的木欄內存著我的整個童年
阿里鳳鳳飄著紫米的氣息
遠方的波瀾是奶奶不斷回首
漁人在汪洋裡飄揚
我總凝望著海的方向,年華在波瀾裡逝去
風鈴聲讓海風變得倉促

她的眼中已滿是黧黑
躺在草蓆上
那些曾經是她過於破碎的記憶
奶奶說想再一次看到海

我牽起她的手
族群與海的故事一句句傳承
舉起祭壺,從巫師的手
海水撫過指尖,圖騰刻進我心底
奶奶,大海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