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句笑話

後來我終於學會製麴的方法
比如收割的記憶
必須研磨成粉
倒入植物的汁液
雙手合十,在掌心
搓揉成互不干涉的形狀

如何辨識
可以吸引正確菌種的植物?
少不更事的傷痛
在六月發芽
自以為是的拯救
是一種長不大的喬木
那些其實不需要伸手去救的
它們的藤心
不宜入湯

最重要的
是模仿禾本科的儀態
對自己坦承

每一份又甜又糯的期待
都必須以同等的水
那樣的耐心來兌
對待自己
也該是這樣
我知道這話你不愛聽
那麼,就讓我說句笑話

如果那個時候
我能為你釀出一些動人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