蝸牛

高中畢業的暑假,同學三人衝了趟花蓮。海、天空、道路,一切都大大敞開。飆著租來的機車,吼著期待的大學生活,之後各奔東西,前方即將沒有彼此。

第一站是慕谷慕魚。一身熱汗淋漓的山路後,總算抵達傳說仙境。乾淨俐落的灰白巨石倒映在清澈綠河上,衝突感的絕美。我們俗氣地擺拍許多姿勢,遠遠地卻聽見微弱的誦經聲。黃袍道士手搖銅鈴念念有詞,身後是泣不成聲的婦女。

「女大生拍畢業照不慎溺斃」刺眼的標題,黑白相間的學士服被蒙上馬賽克。遠遠一拜後,我們退出風景。前腳剛走,隔天當地就宣告封閉。帶著失落,我們接著去七星潭。海水湧起片片湛藍,綻開叢叢白浪,淘洗著鵝卵石,陣陣酥麻的礫石聲。安靜地,我們坐了整個下午,直到降下一場雷陣雨。至深夜,忘記是誰提議,百無聊賴的我們再訪七星潭。夜晚的海沉著靜寂的黑,與白天截然不同,幾人顫巍巍走進無燈的夜裡。「喀啦喀啦」起初以為是鵝卵石,但不久後我們立即察覺夾腳拖上生物的蠕動感。原來雨後的七星潭佈滿蝸牛。意識到這點後大家尖叫著逃離。在廟前的公廁沖刷掉鞋底的黏稠屍體,一位不知道哪來的阿伯一直盯著我們。

這趟花蓮行過於陰暗,以至於後來相聚時都很少人提起。也因為我們都分別再訪花蓮,歡笑漸漸蓋過陰霾。但前幾年某天夜晚,我人在墾丁酒吧,高中群組有人傳來短訊:一位同學自殺走了。月光灑在南方的海上,我又忽然想起那一抹碧綠以及黑夜中,靜悄悄的碎裂聲音。手上的酒空了,沒有思考太久,當下我便招手再點一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