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到海風吹來

沿著台十一線
吹著
這樣不大不小的風
是太平洋的風

揮手向他道別
把話關在玻璃瓶中
寫了一封又一封
不寄出的明信片

一切都只剩下
晃動的模糊照片
拿掉眼鏡看著雨天的街道

山彎曲的模樣
在天空畫下一個休止符
伸手到車窗外
風抓不住

你說
什麼時候再回去
轉頭向右
東方的海平線給出了答案
等到海風吹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