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園

在戶外遮陽傘的庇蔭下,太平洋的藍顯得蒼白,寂靜,甚至可以說是死寂,遠方的貨輪與太陽角力著,看誰先移動就輸了的遊戲。

接到公司通知放無薪假後,他的時間被一無所有的空白填滿,不足四坪的小套房,不到一天就一塵不染,在這之後他發現自己無處可去,鎮日在這無形的牢籠令他抓狂,他雙手緊握禱告著能夠回到那被重複充滿的日常。他不夠虔誠的信仰沒有回應他,或著是挑選了另一種出乎意料的方式。

這樣一種獨特感令他感到安心。

如鏡般的水面上出現一絲皺褶,他捏住了一角。於是他在開園的時刻入場,在閉園的音樂中離場,一天中最熱的時刻,他會坐在海豚池旁,看著這幾頭生物在透明的玻璃球內繞著圈,倒不是因為他喜歡海豚,而是因為這裡有冷氣還有座位。他在心裡幫它們數著一圈又一圈,始終讀不出它們上揚的嘴角,是欣喜或是嘆息。

鹽份讓海風帶著黏膩感,他曾聽他的友人聽討海人說過,吹久了,皮膚會就著海風。取而代之的是粗糙與黝黑,像是鯊魚的皮膚。他沒有摸過討海人的皮膚,但有在觸摸池摸過鯊魚的,不過他還是對他的聽說半信半疑,畢竟他也聽說過鯊魚不奮力向前游動就會窒息而死,但觸摸池的鯊魚總是待在原處一動也不動。也許他們快死了,他心想,反正再換一批新的鯊魚,也沒有人會認出來。

潮濕厚重的空氣,像是拉繃著的弦,灰濛的天空下起了毛毛細雨,遊客三三兩兩零零落落,他坐在園區中可以眺望太平洋的室外座椅,任由水珠從他的臉龐滑落,伴隨無聲的漣漪混入地下那一攤攤水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