廢雪

學習詩句的方式
把你棄置在文字裡
把我給你的每個詞眼神
拆開成信
一團廢紙
墨色最深的地方
我始終蜷縮在那裡

繆思在別的國度流浪
一些文字碎裂在牆上
我的腦袋比我悲傷許多

啃食大腦的蟲,孵化出了第三隻眼
它重複放映那些糟糕的、尷尬且讓人,
讓人無地自容的笑話。以盛大的方式。

我停止想念你
於是,於是
於是詩句變成一條條
島與島間
肥胖的斑馬線
我踩上那些不想被你看見的字眼
於是腳尖
連著腳後跟
走得好慢。眼淚比句號還多很多

讀懂我,或是揉碎我
靜置一場廢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