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洋的另一端

思念是針
我被細細的海平線縫起
連著天空,連著厚重的鄉愁

想起某天,浪拍打著夜晚
我們肩併著肩
努力眺望得更遠更遠
(我們曾以為黑潮就是世界的盡頭了)

想起有天,美崙山鬆軟得像薄荷冰淇淋
我們手牽著手
鑽進各種小徑
想像那裡有著珍藏幾百年的寶藏

我已經流離了太久
到了比黑潮更遙遠的地方
遺忘山的輪廓
你告訴我,今天
有道浪擱淺在岸上
逐漸乾涸
留下淺淺白白的印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