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見長濱

長濱的狹窄,讓我驚訝萬分!

近幾年因為疫情的關係,去那裡都不方便,總是擔心著會不會染疫;去年又因為準備會考的關係,幾乎整年都待在學校。我們就像是一群被囚禁在籠子裡的鳥,哪兒都去不了,玩樂幾乎可以說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了! 但是就在今年,疫情趨緩、也擺脫了考試的束縛,老師就提議一起到長濱去看月出,舒緩久久沒出遊的渴望。

那一天,我們幾人出遊前往長濱。這是我第一次去長濱這個地方,那裏會是什麼樣子?無邊無際、聽海聲、吹海風、享受寬廣的大海?

「準備出發!」我興奮地說著。從池上到長濱的路途中間經過了無數蜿蜒的道路:一下上坡,一下下坡,有時再來個大迴轉,而且馬路旁邊眺望下去就是大海,這好幾層樓的高度讓我懼高症都忍不住發作了,雖然有點害怕,但內心的期待

讓我忘記了那些令我畏懼的情節,反而是內心正充滿著想像中大海的聲音!

車子一開到長濱,我除了感到興奮外還夾雜了些微的複雜情緒,說不出是什麼感覺,只感受到怪怪的,但我也沒有多想什麼,直到開車進入長濱市區,發現當地房子怎麼都離的那麼近,我才真正理解我內心的苦悶到底是什麼。

長濱一面是山、一面是海,中間夾出的陸地其實只有一點點,沿著濱海公路,是由山頂延伸至平地的大樹,好像尚未開發的森林般釉綠、茂盛。人們活動的空間小、開發來得也相對困難,而我從小就住在池上,已經習慣了池上廣大的土地、滿滿的稻田,忽然來到長濱會覺得有點不適應,待在這裡有種被限縮、壓迫的感覺,說不上是厭惡,但並不會想在此地久留。

直到我們去了海邊,清涼的海風、舒壓的海聲,空氣中伴隨著被浪花帶上來的水氣。濕濕涼涼的環境、無邊無際的海平面,感覺所有的限縮、拘束、壓迫都隨著海流的退去,被帶到了遙遠的彼方。

到了晚上,滿月慢慢從海平面升起,我看著皎潔月亮,內心感到萬般的舒暢,同時也不禁想著,每個地方都有著在地的特色,池上有適合發展農業的土地、長濱有適合發展觀光及漁業的海岸。如果長濱人來到池上,看見四季變化不同的稻田、環繞在四周的山、金城武樹、伯朗大道,他們的內心又會有什麼樣的感受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