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一個阿多莫

咪福地後,依娜帶我上山,半晌後
泥地緊抓我的腿,不讓我下山

依娜掬了水,清潔我的臉
水可以把我們的心,洗乾淨。依娜說。
依娜搥著土,和水攪揉
土可以餵飽我們。依娜說。難怪
阿多莫的刻紋,比依娜還年長;難怪
阿多莫的耳朵,比我還有福相

我一腳跨過家鄉,著迷於方糖般的城市裡
銬住愛奔跑的腿,黏住想飄移的眼
收起喔嗨呀,拿出ㄅㄆㄇ
東方的美語,NO;西方的美語,GOOD。老師說。
喔,要這樣,我才能跟大家一樣嗎?

日出藏身於大廈
月色沒招牌艷麗
星星,星星不再眨眼了
城市的避雷針,把思鄉的念頭刺破
夜夜,我睡在堅固的牢籠裡
想像自己十分安穩
現在,我跟大家一樣了,嗎?

雨天時,我曾站出去
可依娜,我怎麼沒有變乾淨?
我曾赤腳踩土。他們說,唉喔。
我撿起一塊土,大家就嚇跑了

馬魯賴,依娜

夜夜,我揉著那塊土,用打火機燒
我想知道,依娜怎麼做阿多莫的
我又要怎樣,才能把自己
捏成一個——
人人喜歡的樣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