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座空曠的島—在冬季的綠島

低調的海洋,克制了自己的湛藍
天空中都是深色雨滴形成的礁岩
妳濕漉漉的長髮剛游過了一片草原
洄游的海岸線有潮間帶微冷的鰓
燈塔流動的光,在稀薄的月光中浮潛
燕子洞下修了光線的明亮數據

仍有許多偏執的浪花需要感訓
陸蟹與環島公路繼續爭辯著
綠洲山莊的故事將跟隨象鼻岩的尾鰭
穿越一些海蝕極深的記憶洞穴
禁閉獨居的灣澳,讓白色的沙灘
隨意散布著一些瑣碎的風景
鐘乳石卻只想附議石灰岩的自由意識

山羌與梅花鹿仰泳在漲潮的夜色
妳在一條通往寂靜的步道
撿拾到幾個小時適合思索的潮汐
淺灘的水窪,擱淺著藻類的遺書
聲調低沉的灰雲,日以繼夜的
監管著海平面的微小動靜
層層戒護的林投樹叢則矯正了
幾次冬季強風的違法動機

一座島的空曠,彷彿只是為了
容納更多的吶喊與呼吸
慈悲溫暖的海底溫泉,悄悄的
收容了無法上岸的寒冷浪花
哈巴狗和睡美人巨岩仍專注接見著
只想眺望遼闊天空的眼睛
慢慢讓想像潛入一群準備退潮的星星
妳剛好看見了海參坪剛假釋的日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