閒過日子

移居台東,不是書上的名詞,而是我的家庭寫照。

通往家的路,是蜿蜒的田間小路,幾番曲折後,才能到達;房子的周圍,沒有其他的鄰居,有的只是竹林與山景,鄉村的生活,是父母的夢想,打造一個與山野為伴的居住地,果樹與農作,是此地的日常。

清晨,陽光從東邊窗戶將我喚醒,睡眼惺忪的我將窗簾拉開,一道刺眼的陽光瞬間從縫隙中灑落下來,來到客廳的大落地窗前,金黃的「黃金串前柳」直挺挺地站在眼前,一排排的像極了堅守崗位的士,一旁高大的雞蛋花也不甘示弱,開出艷麗的黃白色花朵,還有沙漠玫瑰、桂花、和小巧可愛的滿天星,各有姿態。

遠方,些許烏雲環繞,在山頭若隱若現;家屋被樹林環繞,綠有深有淺,我忍不住想走出家門,一探究竟!沿途不需擔心交通安全,也不用擔心有壞人,阻擋你不會是人造交通工具,有的是遠處人家的小土狗、偶爾落下悠閒散步的鳥兒們;沒有了喧鬧的叫賣聲、也沒有汽車的鳴笛聲,只有鳥兒「嘰嘰喳喳」的歌唱,和潺潺溪流的流水聲,讓人心神寧靜。

我喜歡帶著相機與筆記本在周圍進行小旅行,大自然的故事是動態的,相機可以記下突發的驚喜,花朵難得的綻放、特有種鳥兒的出現、或不同季節出現的特殊美景;筆記本,可以寫下突然躍於腦海的文字,愜意時,也會加上一些速寫,移居台東,父母特意選擇選離市區的房子,雖然沒有鄰居,卻有大自然為伴,生活豐富而充實。

午時後,不宜在外流連,臺東的日照強度,足以煎熟一顆雞蛋,此時我家就是一個烤爐,即使躺在冰涼的磁磚上,也無法消暑,所有的消暑工具紛紛出爐。此時媽媽的獨家拿手菜——沙茶涼麵」,從冰箱裡端上桌,小黃瓜、胡蘿蔔、肉燥疊上白色麵條,眼睛先享受了舒爽。「簌……簌……」一口接著一口,沙茶油而不膩,沾滿了嘴唇,沁涼有嚼勁!配搭上甜而不膩的西瓜汁,「啊~好舒服!」這是夏天最棒的享受。

飽餐後的午後,特別容易睏,小憩片刻,特別舒爽。下午四點後,山的影子蓋上村落,涼爽多了。此時我拿起籃子走到後院的果園採收芒果,夏季是芒果的盛產期,父母平時各自忙碌,並沒有太多時間好好照顧,我和哥哥有空,就會來幫著農作。

進入果園,需要越過一片蘆葦草,這裡一切都是順著環境任其自由生長,父母純粹因為興趣種植,沒有生計的考量,不太使用農藥與肥料,絕對健康。結實累累的金黃色的愛文芒果,兩手都無法將其包覆,鮮甜多汁,單吃、入菜皆美味。為西部的家人寄上一箱芒果,傳遞專屬於夏季的關心。

晚餐過後,我常會和媽媽一起走到河堤邊散散步,那時已經不太熱,涼涼的晚風吹來,還帶著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,身旁的小草隨著風輕輕擺動,婀娜生姿。有時,全家會一起坐在院子乘涼,昏暗的路燈下,飛蛾總是不顧一切衝向滾燙的燈泡,然後被燃燒殆盡,我常想:飛蛾傻嗎?思考生命中是否也有那一個時刻,我為我的理想奮不顧身呢?

夜晚顯得特別的黑,家的周圍除了為了安全設置的幾盞路燈,幾乎沒有光線的干擾,門口望去是無止盡的小路,對面的釋迦樹,傑出了飽滿的果實,垂釣在纖細的樹枝上。身旁的小黃狗,兩顆圓圓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著又大又圓的明月,牠挺直的後背,抬頭挺胸,像是古老的狼群領袖,站在希瑪拉雅山的頂峰,用威嚴俯視著碩大的狼群!

漆黑至極的天空讓星辰們熠熠生輝,遠在太空的銀河系也緩緩顯露出來,每顆星球都好像在等待著甚麼,等待流星劃過天…忽然一道白光劃破了夜空的寧靜,迅速的墜落山頭,我抓緊許下了簡單的願望,天際的星辰也賣力的展現出自己獨特的光芒!

鄉村的夏日,沒有迷人的五彩,沒有快捷的交通;但有著清新的空氣、比別人早一點的太陽、滿天的星辰和一顆赤子之心,或許這就是父母嚮往的生活,純樸和自然。